國內宏觀

五劍齊發 推進實際貸款利率下行

2019年09月10日06:27   來源:中國證券報
摘要:今年利率市場化改革邁出關鍵性一步——近期央行發布公告進行貸款市場報價利率(LPR)定價機制改革,未來貸款基準利率政策工具逐漸退出歷史舞臺,貸款端利率率先實現市場化。

今年利率市場化改革邁出關鍵性一步——近期央行發布公告進行貸款市場報價利率(LPR)定價機制改革,未來貸款基準利率政策工具逐漸退出歷史舞臺,貸款端利率率先實現市場化。

LPR定價機制改革以及貸款利率采用LPR定價,將有助于推進實際利率下行,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。改革后,貸款利率的定價鏈條為“MLF-LPR-貸款利率”。由此,央行為政策利率引導貸款利率創造了一個新的機制,將有效化解政策利率到貸款利率傳導不暢這一約束。

實際貸款利率偏高

負債作為現階段實體部門最主要的籌資手段,資金價格理應與經濟周期所處的階段相適應。但由于過去僵化的機制,利率和經濟周期不太適應,影響了經濟平穩運行和經濟結構調整。靜態來看,當前各項經濟指標均處于歷史區間的較低水平,其中工業增加值(3個月平均)、名義經濟增速、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分別位于歷史7%、24%、12%分位數水平,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處于歷史(2008年以來)33%的分位數水平,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偏高。動態來看,2018年四季度,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.91%,較2017年四季度上升11BP;2019年二季度,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.94%,較2018年四季度上升3BP;如果從利率最大回落幅度來看,2019年二季度離本輪貸款利率的高點2018年三季度也僅下行了25BP。作為對比,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從高點回落了近100個BP,貸款利率的回落遠低于市場利率回落的水平。

8月20日,新LPR一年期品種報4.25%,調降了6BP,但幅度仍不夠。目前來看,MLF利率下調空間已經打開,應抓住當前有利時機引導LPR下行。2017年以來,央行分別于2017年1月24日、2017年3月16日、2017年12月14日、2018年4月17日4次上調MLF利率,上調幅度分別為10BP、10BP、5BP和5BP,合計上調30BP至3.30%。

筆者認為,美聯儲9月降息概率極大,為我國央行跟隨下調MLF利率打開窗口,首次下調的幅度可能在10BP,預計年內有1-2次下調,合計下調空間15-20BP.2016年為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的低點,從經濟基本面和外部環境等因素來看,考慮到央行對于房地產貸款利率已經有特殊規定,人民幣匯率彈性明顯加大,明年利率有望下降至更低水平。

政策組合拳有待發力

在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同時,如何進一步引導實際貸款利率下行,一系列政策組合拳仍有待發力。

首先,降準為銀行補充低成本資金,從而降低銀行較為剛性的負債成本,進而有利于引導銀行降低LPR報價,在不顯著縮減銀行凈息差的情況下降低實體融資利率?;仡櫧衲暌詠淼慕禍收?,1月央行進行一次全面降準,降低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,5月15日開始又對農商行進行了3次共計2-3.5個百分點的定向降準。經過這次定向降準之后,“三檔兩優”的存款準備金率新框架基本確立,助力縣域農商行更好地服務于本地小微和民營企業。從降準空間來看,對比海外銀行,我國銀行業降準的空間還是比較大的,而降準的實際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。

其次,進一步幫助銀行補充資本金,鼓勵永續債和商業銀行二級資本債的發行。銀行資本金也是限制利率下行和信用擴張的約束之一,在資管新規的大背景下,表外回表內需要占用大量的資本金。截至今年7月,中國銀行、民生銀行、華夏銀行、浦發銀行、工商銀行五家已合計發行2300億元永續債,另有13家銀行擬發行超過4700億元永續債。但目前永續債的發行主要集中在國有銀行和股份制銀行,應該盡快制定更完善的政策保證城商、農商等小銀行的資本金的補充落實。

第三,解決銀行存款的非理性競爭問題。當前銀行“以存定貸”的定價模式制約了貸款利率下行,具有“假結構”特征的結構性存款利率降幅并不顯著,截至6月末在3.8%左右的水平,較年初僅下降了16BP,部分中小金融機構為了穩存款而進行的非理性競爭現象非常普遍,這對市場存款定價形成一定擾動。針對這類結構性存款也應該出臺相應的監管政策,引導其回歸與衍生品掛鉤和風險自擔的“真結構”模式。

第四,增強商業銀行風險定價能力。這要求銀行建立更為完善的期限定價體系和風險定價體系。當前我國商業銀行內外部評級仍不成熟,信用風險識別、計量、監測的能力有待提升。尤其是中小銀行,風險定價能力尤為薄弱,貸款收益率和不良率往往難成正比。未來,銀行需要加強客戶管理和客戶評級,建立內部資金轉移定價管理機制、成本分攤機制和經濟資本分配機制。

第五,促進直接融資發展,打破金融市場分割。在推進金融供給側改革,探索貨幣政策框架轉型的過程中,打破信貸市場、債券市場、貨幣市場等金融市場之間的分割以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尤為關鍵。實行LPR制度,并直接選擇掛鉤MLF等市場化利率模式,有利于打破這一困局。不過,按照海外利率市場化經驗,仍需大力發展直接金融,調整經濟中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比例,豐富企業融資渠道,倒逼銀行自發地進行市場化改革。

全國主要城市行情地圖

漲跌看板

您認為春節后滬優質螺紋價格走勢: